2019-01-10

人口超千万GDP过万亿 去年中国这些城市变得更大更强

编辑:汪江军
导 语

近期公布的数字显示,郑州、西安等多个省会城市的常住人口将突破千万。与此同时,宁波、郑州、佛山等城市加入万亿GDP城市俱乐部。可以说,过去一年,不少城市发展喜人,正在快速变大变强。

timg.jpg

  浙江在线杭州1月10日讯(浙江在线编辑 汪江军)在现代中国城市发展中,有两个数据是城市成长路上的重要指标。一个是常住人口超千万,这意味着规模上她已成为超大城市;另一个是GDP过万亿,虽然早已过“唯GDP论”的年代,但这几乎仍是目前衡量城市经济地位的“唯一性”指标。

  过去一年,中国城市格局出现了什么变化?一个重要趋势是郑州、西安、杭州等多个省会城市的常住人口将突破千万,宁波、郑州、佛山等城市加入万亿GDP城市俱乐部。可以说,过去一年,不少城市成绩喜人,正在快速变大变强。

timg (1).jpg

宁波远东码头

  宁波、郑州2018年GDP突破万亿元

  2017年GDP总量在万亿元以下且超过9000亿元的城市分别有宁波、佛山、郑州,GDP总量分别为9842.1亿元、9549.6亿元、9130.2亿元。三个城市距离“万亿俱乐部”可谓仅仅一步之遥。
  2018年1月5日,中共佛山市委十二届五次全会提出2018年佛山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为8%左右。佛山发布的2018年前三季度经济运行情况显示,GDP同比增长6.2%,按此推测,佛山2018年GDP总量有望超过1万亿元。
  公开信息显示,宁波、郑州两地2018年GDP也将超过1万亿元。

  在此之前,2017年已有14个城市GDP进入“万亿俱乐部”。上海、北京、广州GDP总量分别在2006年、2008年、2010年突破万亿;2011年,深圳、重庆、天津、苏州的GDP总量跨进万亿行列;2014年,成都、武汉GDP总量突破万亿;2015年,杭州GDP总量突破万亿;2016年,南京和青岛GDP总量超过万亿;2017年,无锡和长沙GDP总量均突破万亿。

  究竟怎么看待城市GDP的“万亿情节”?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院曾分析,从经济体量看,这是一线大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结果。发达国家的经验显示,不少大型城市跨越中等收入阶段后会快速迈向大型经济体。经济的聚集一方面带来规模效应,另一方面也会催生更多创新、转型和引领型产业的发展。当下不错的经济增速,则是城市创新活力的体现。

  迈过万亿的门槛后,城市经济又将怎样发展?分析认为,在下阶段的目标中,“高精尖经济结构”“高质量发展”“走在全国前列”等将成为各市的关键词。“城市的转型升级要向‘高精尖’迈进。城市产业结构长期领先,其转型升级也主要体现为创新式的发展。对全国而言,它们承担着辐射带动和创新引领作用,又通过物流、商贸等服务业的培育发展提升整体市场福利。”

111.png

(数据来源:中国新闻网)

timg (2).jpg

杭州西湖断桥上涌动的人流

  郑州、西安、杭州等有望加入人口“千万俱乐部”

  不久前公布的数据显示,常住人口“千万级”城市即将增加。被称为“新一线”城市的郑州、西安、杭州等都有望加入人口“千万俱乐部”。

  与此同时,2017年北京常住人口2170.7万人,比2016年末减少2.2万人,出现近20年来首次负增长。而另一座超大城市上海,2017年常住人口也比2016年减少1.37万。京沪人口同时“瘦身”是近年来首次出现。

  中国城市人口新变化,是宏观政策导向与个体自觉选择共同作用形成的。

  北京重点高校硕士毕业生张欣,在北京公司总部工作一年后,去年主动申请到成都分公司工作。“看起来平台小了,但成都市场是蓝海,生活成本低且舒适。”张欣说。

  1994年出生的杨东明是东北人,在北京上大学。他毕业找工作时,把简历全部投给了杭州、成都、重庆等“新一线”城市。

  中央党校教授汪玉凯表示,过去是“孔雀东南飞”——人才和劳动力涌向东部沿海和发达地区,近年来开始出现“孔雀开屏”,很多人愿意在省内以及中西部中心城市聚集、扎根。

 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日前发布《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》显示,我国流动人口规模在经历长期快速增长后开始进入调整期。特别是最近几年,我国劳动力,尤其是农民工有从东部沿海地区向中西部地区回流的现象。

  汪玉凯说,近年来,北京、上海两个超大城市推动“大城市病”治理,收紧落户政策。与此同时,高铁、互联网从实体和虚拟两个维度缩小了城市之间的距离,“新一线”城市迎来 1115 “换道超车”的机会。

    

QQ图片20190110102209.png

  (综合新华社、人民日报、中国新闻网等消息)

0